露厨 主露中 感谢阅读!

【露中】Days and Moons

(6)

夜色无边,月光穿过云层,只留下一片模糊的光影,风则放肆地游走着。

已经很晚了,万尼亚还没有回来。

这几天的相处让王耀有些忘乎所以,因为实在太平静了。万尼亚是一个不能再乖的孩子,除了比较沉默外,让人想操心都不行。他很好地履行了承诺,虽然向王耀学习谈不上,却从没出现在王耀视线范围以外的地方。

王耀一直坚信他应该是有话对自己说的,但他似乎是完成了某种目标,一切语言都公式化起来,就像顽童那样用赤裸裸的无视来敷衍,也不给人交流的机会。他只是安静地笑,然后拿着书坐到一边,全身心投入阅读。

所以一开始,王耀以为消失只不过是又一次恶作剧,也许还是转机。

午夜敲响了镇里的老钟,那一声声沉重的低吟骑在往来的风上,使那音波格外悠久而绵长。这声响踏在酣睡者的梦里,被当成安神的摇篮曲;踩在等待者的心上,如同一把利剑剜出一片触目惊心。树林似乎也被这低沉撼动了,一个接一个不安地摇摆,做出一副瑟瑟发抖的防御姿势,就连那云层也四处逃散,被解放的月色不知为何暗淡了几分。

他不打算等下去了。

受惊的树林愈加狂躁起来,似乎连深扎地下的虬根也挣扎了起来。王耀皱了皱眉,却深吸一口气恢复成平常的表情,“出来。”

绝佳的视力让他看见了一块三角形的米白色,即使它掩藏在树叶间,随之上下翻飞,他绝不会弄错,它属于那个人。

米白色消失了,须臾,一个小小的身影钻了出来。

发丝被吹得纷乱,一会儿翘到头顶,一会儿打在额头,弯眉下是一双疲惫的眼,强硬的紫色如今都显得无力。颈间却多了一条围巾,绕了一圈又一圈,包住了口鼻,刚才就是它不小心露了馅。衣服还是下午的那件,皱皱巴巴被风吹得不成样,却还算干净。步履有些不稳,靴子落地却十分坚定,到了不近不远的距离便停了下来,似乎什么都不能使之再动一寸。

此刻他才嗅到一丝不同的气息——粘稠的湿润的、带着温度的、令人战栗的、浓郁的铁锈味,随着劲风钻入口鼻,像一片透明的瘴气悄无声息地腐蚀着空气和土地,一边嘲讽一边享受周围的恐惧。

“你杀了他。”

小孩用直白的沉默来回答。

王耀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,耳边却响起甜腻的嗓音。

几天前掺杂着笑意的撒娇声,如今说道:“我以为你不会在意。”

轻轻的一句话几乎要击穿他的耳膜,每一个文字,每一个声调都入侵大脑消磨着他的最后一点耐心,理智随之共振,最终碎了一地,压抑许久的情绪升腾起来,将感官、心理、一切的一切都吞噬殆尽。

电石火花之间,一阵势不可挡的气流喷涌而出,瞬间点燃了空气摩擦出乳白色的细烟,却丝毫不在意周遭环境的扭曲,最后变成一双滚烫的巨手狠狠地直奔目标挥去。万尼亚根本来不及反应就重重地撞在粗壮的树干上,砸向坚硬的地面。可怜的树剧烈地颤抖,叶子纷纷落了一地,几秒后,树干从中断开,轰的一声,只留下丑陋不齐的断面,留下一道无声的控诉。地面出现了长达几十米的弧形浅坑,将两人连在一起,可就连那参差表面上的滚滚热浪都知道,这是再也达不到的永远无法逾越的距离。

风屏息了,月拽着逃跑的云半掩着面,树木威严耸立,每一片叶都是静止的,唯有尘土欢欣到跳跃,簇拥着地上的人。似乎有感应般,重伤者缓缓撑地而起,酿跄了几步后站定,扯下围巾。他抬起头,未加掩饰的猩红色双眼让空气都凝固了,唇边天真的笑容有着说不出的诡异。

明明只是个孩子,狼狈不堪,却能在坦然的对视间无形地加重空气。双脚仿佛被固定在了地面上,阴冷的气压从四面八方逼来,浓厚的压迫感唤醒了身体的恐惧,仿佛躯体已不再属于自己的崩溃感进一步瓦解着心灵。如果王耀是一般人,恐怕此时早已成为一滩烂泥,然而他仅仅抬了抬手,挤压他的那些壁垒就出现了缝隙,将那不怀好意的威压反诱导为势均力敌的对立。

每一个细胞都绷紧,他等待着对方的攻击,却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弄得措手不及。

对方用了最简单,最直接的攻势——冲上来扼住了他的咽喉。

皮肤清晰地感受到温热的小手那让人无法挣脱的力度,就像攥着自己最心爱的物品一般死死不放手。这双手几天前轻轻地环绕自己,在更早的时候轻柔地抚摸自己,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用力地想要夺走自己的生命。

属于恶魔的巨大羽翼夺走了一切色彩,只留下纯粹的黑。精致的羽毛像最美丽的工艺品,轻盈的质感飘扬在空中,构成了梦幻的音谱,奏响的却是地狱的歌。羽毛潇潇洒洒地落下,却反射出金属的光泽,让人怀疑这一秒的柔软在下一秒会不会变成一把锋利又坚硬的刃,给那些只看表象的人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。

多久没有见到了呢,他的这种样子。明明再也不想见的,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金色的光净化了夜,一时之间亮如白昼。重重光影像一朵盛开的莲,层层花瓣娇艳绽放,却是从孩子的胸腔破土而出,以血为肥。

呼吸变得顺畅起来,大脑也有了思维的空间,待王耀发觉自己刚才无意识的进攻,收手已晚。

夜晚又回来了。

比孩子还大的双翼一点点消失瓦解,变成颗颗碎末融进尘埃。失去了掩护,大大小小的伤痕便争先恐后地显露出来,连带着新鲜的伤口,竞相吐出粘稠的血液。暗红色沁入地面,像有意识般一寸寸漫延着,挣扎着,追逐着,逼迫着,眼看就要浸润他的鞋。

停下来,停下来,但流不尽,止不住。

不想看,快离开,却移不开,动不了。

心脏被捏成一个点,痛苦得还不如死掉。

死。

指尖浮出一个小小的水蓝色光球,王耀颤抖着将它推向对方肩上的裂口。光晕与之接触的一刹那冒出一缕烧焦的白烟,这抹最后的淡光被立刻掐断。

地上的围巾成了唯一的亮色,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TBC

开学了会很忙,可能无法保证更新,还请见谅(双手合十)

一定不会弃坑的,会开新的脑洞也说不定

最后,这么混乱的剧情大家能看下去,在下真的非常感谢......

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蜂蜜bu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