露厨 主露中 感谢阅读!

【露中】Days and Moons

开了好几个脑洞但没一个写完的......放一个未完结算是对自己的鞭策吧(双手合十)

    (1)

夜色笼罩着这个平凡的小镇。白日里热闹的街道此时一片寂静,偶然传来几声疲惫的犬吠,带着从梦中惊醒的不满。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在路的尽头闪耀着,孤独地散发出柔和的光。

冬妮娅拢了拢身上的披肩,犹豫地向身后使了个眼色,加快了脚步。

高大的建筑物在眼前一点点清晰起来,先是尖尖的顶,随后是精致的墙壁,直到她能看清那美丽的彩绘玻璃。这是这片区域唯一的教堂,处在郊区一座山顶,周围是茂密的树木,像一队坚韧忠诚的士兵,一丝不苟地守卫着这片神圣的土地。

她站在高大的铁门前,双手握成了拳。似乎,在这样的夜晚,深更半夜,哪怕她是不小心弄出一点儿响动,那边的树影就会扑过来把她拖向地狱。

她又回头望了一眼,屏了一口气,才颤抖地敲了敲门。

轻不可闻的响声让她整个人僵硬在原地。

漫长的几秒过后,门露出一条缝隙。

迎接她的不是恼怒树木守卫的审判,而是一个穿着白衣长袍的年轻男子的微笑。

 

王耀递上一杯温水,坐到了一边。这个敲门的女孩顶多也就14岁,灰蓝色的布裙上藏着补丁和针眼,褐色的披肩被她紧紧捏在手里,露出纤细的脖颈和齐肩短发。从进门到现在,她一直望着地面,连水都接得战战兢兢,捧在手里便没了动作。

她身后还跟了两个小孩,其中一个高昂着头,披肩遮不住她漂亮的脸蛋,也挡不住她激烈的目光。她应该只有6、7岁,却能毫不胆怯地直视他,或者说那种目光更近乎于审视。

王耀的嘴角微不可觉地弯了一下。

剩下的那个孩子,一直乖乖地站在一边,任凭身边的小女战士紧拽着她的衣角。她穿了个斗篷把本就不高的小身躯遮地严严实实,帽檐拉地低低的,看不清长相和表情。

“您,您好……”最大的孩子小声地说,飞快地望了他一眼,“我听说您是这里最公正、最仁爱、最受人尊敬的牧师大人……我希望您能……”

“放轻松,孩子。在这里你可以大胆地说出一切问题。”

她抬起头确认般地看了看王耀,受到鼓励后回头向那个神秘的小孩小幅度地招了招手。

“万尼亚!”

他慢慢走到王耀面前,取下帽子,露出了一个胆怯而友好的笑容。

王耀看着那双流淌着魔力一般迷人的紫眸,仿佛被扼住了呼吸。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窥伺并入侵了他的精神,被压抑的警觉细胞徒劳地叫嚣着,思维则耽溺于一片缜密的海洋,被一股柔和的浪潮引领着飘向远方。

回过神来,男孩还是挂着笑容看着他,目光中却多了一丝好奇和说不出的讨好。

耳边开始陆续传来小声的叙述:“……然后全村的人开始驱逐他。万尼亚是个好孩子,他是为了我们才那样做的,求求您了,帮帮他吧!他真的不是他们口中的什么恶魔,太可怕了,他一直在保护我们……只有您能帮忙了,拜托您,我们做什么都可以的。”

这时另一个女孩也开口了:“拜托你帮帮哥哥。”

“所以,你们是希望我来照顾他吗?还是跟你们一同回去告诉大家他其实是个好孩子?我该怎么帮你们呢?”

冬妮娅茫然地看向万尼亚,他眨了眨眼,低下了头。

“拜托您来照顾他吧。”“跟我们一同回去!”

女孩不可置信地转头瞪着她的姐姐。

冬妮娅揪紧了裙摆,“娜塔,我们已经没有饭吃了……”

“可是我们是一家人!我不允许哥哥走!”她盯着王耀喊道,越发揪紧了哥哥的长袍。

冬妮娅恳求地望了望这位年轻俊美的牧师,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再说话。

王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万尼亚,你希望我如何帮你呢?你愿意离开家人,和我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吗?”

男孩一直沉默地站在一边,也没有收回嘴角的微笑,听到问话才不紧不慢地抬起头。他飞快地扫了冬妮娅一眼,深深凝视着王耀的眼睛。

过于直白的眼神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恐慌,即使是一个可爱的孩子。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,王耀眼前才出现放慢的图像。

男孩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冬妮娅明显松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想把喜悦掩盖起来,可她很快便不得不去安慰盛怒中的小妹妹。娜塔狠狠地跺了一下脚,盯着王耀的目光像是会喷出火来。

王耀这时才确定,这个孩子属于他了。

也许是出于一些隐秘的原因,冬妮娅拉着愤怒的妹妹立即离开了,也拒绝别人护送。王耀拗不过,只得坚持给了她们一人一个护身符。娜塔一开始就把东西丢到了地上,后来万尼亚帮她戴在脖子上,小姑娘便板着一张脸捂着不肯放了。

很快,她们一点点融入夜色,一点点被黑夜吞噬,一点点在男孩的视线里消失。

万尼亚转过身,眼神里看不见丝毫留恋。

“你的家人们很爱你,我想她们会经常来看你的。”

男孩嘴角上扬,平静地仰头望向他,用软糯的嗓音道:“我累了。”

语调平平,可仍旧怎么听都像在撒娇。王耀控制不住地揉了揉他柔软的浅金色头发,“我带你去房间。”

他牵着男孩的手,用刻意放缓的步调朝里走去。因为一直在前方,他没有看到男孩双眼中一闪而过的鲜红。

    


    (2)

王耀坐在桌前,烛火将尽才放下撑着头的手臂,转而拿起了笔。

一张带卷的纸,泛黄得厉害却十分细腻,笔尖在上面飞速留下一排排隽秀的花体字,没有丝毫摩擦的声音。流畅的文字透露出一股大气的古典美,华丽而不矫作,颜色也不是常见的蓝或黑,而是罕见的金色,衬得整张纸在黑夜里灿灿生辉。

优雅的弧度只勾了一半便静止不动了,一个厚重的墨点出现在纸上,愈沁愈深,愈散愈大,将周围的文字一并吞噬。修长的手似凝固般维持着僵硬的动作。

墙上的影子宣告着不速之客的到来。

终于,笔尖离开纸,却换来中指跳跃性地一点。一瞬之间,那片墨迹连同之前写的一切都消失不见。

“过来吧。”

影子抖了抖,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。

“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?”小孩轻声问道。

他低着头,害羞地慢慢挪到王耀面前,“在干什么?”

“白天的一些事还没有处理完,让你担心了。万尼亚怎么不睡呢?今天你应该很累了。”

他偷偷瞥了一眼桌上干净的纸,随后用小小的胳膊环住了王耀的脖子。

“我睡不着。”

王耀愣了愣,温柔地将孩子抱了起来。

“我陪你。”

万尼亚盯着他俊美的侧颜,微笑的眼睛,却不知想起了什么,目光中蒙上了一层阴霾,最终停留在他白皙的侧颈。

“你会一直陪我吗?”

那是属于儿童特有的甜美而天真的嗓音,也完美伪装了其他不必要的情绪。

一瞬间王耀的手紧了紧,笑容褪去,但很快他又笑道:“只要你在我身边。”

安慰的语气轻声说着这样的承诺,混着觉察不出的一丝颤抖。

万尼亚闭上眼睛,将头埋进了他的颈窝。

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了。



    (3)

天蒙蒙亮,王耀就醒了。他轻手轻脚下了床,看着睡梦中的孩子叹了口气,帮他把被子盖好后便开始了一天的事业。

他前脚一走,万尼亚便挣开了双眼。

 

今天的雾气很大,深蓝色的天空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,不似清晨倒像傍晚,鬼鬼祟祟地酝酿着什么一般。

王耀伸手感受了一下潮湿的空气,不远处的树木只能看到最近的一圈,愈显阴森和沉闷。他双手交握,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,平静地沉默着,表情没有丝毫虔诚倒像是在发呆。没过多久,他就回到教堂去厨房准备早饭了。

这间卧室他住入也不过月余,却在各处充斥着他的痕迹。一尘不染的地板让他看了就心情舒畅,为数不多却排列整齐的家具让他赏心悦目,就连那一堆堆摆放凌乱的书籍也会让他心生无奈的笑意。还有那床,一开始只是一块硬板,翻来覆去睡不着不说,醒来还会腰酸背痛,如今柔软得像一团云,整个人一躺便能窝进去。

在这张他最最喜爱的床上,被子罕见的胡乱拱着,一个浅金色的小脑袋从被窝里露了出来,几根头发被压得上翘,长长的睫毛弯在安详的睡颜,掩住了背后深紫色的诡秘,美好的有些不真实。只可惜窗外的光线过于灰暗,小孩的脸色太过苍白,连那水润的唇也没什么血色。

也许是念及他之前的经历,王耀表情有些压抑,他将原本置于床头柜的复古台灯取走,换成三明治、小曲奇、草莓蛋糕、果冻、牛奶、红茶等等食物,把盘子垒成一朵花才满意地离开,全程没有发出一点声响。

信徒们陆陆续续到来,他也开始忙于布道,等送走了最后一位仍然拉着他袖子的依依不舍的老者时,已过了正午。

床柜头上的盘子已经空了,床也空了,被子叠成豆腐块放在枕头下。

 

推开最后一扇门,吱呀声格外刺耳,漆黑的空间难以适应这为数不多的光线,用巨大的幕布将所有东西伪装了起来。

王耀只是审视了一圈便离开了,灰尘的腐败气味让他一刻不想多待。他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巡视了整片区域,但都没有发现那个孩子的身影,就像这一切都是一场真实的幻影。

神的试练么。他攥紧了双手。

确实,他作为一名神使,一位牧师并不算合格,相比整天捧着经书念叨神的旨意,他更希望在厨房捯持各种各样的美食甜品。但是他来到这里有自己的任务和目的。

再一次来到卧室,他控制着力道打开了门。

冷静,好歹把盘子收了。

他盯着手中断成三截的门把手一阵无语。

没走两步,他便停了下来。

盘子仍然规整地摆放在床头柜上,里面却放满了新鲜的果子,都被洗得透亮,还挂着晶莹的水滴。果子是拇指大小,球形,暗红色,饱满水灵,附带一根长长的把,还有几颗滚到了地上。

王耀捡起脚下的果子,看了看五步之遥的另一个。

很久之前,在一切还没改变的时候,那个人经常半拥着他讲童话。孩子们为了避免忘记回家的路而用仅有的面包屑撒在地上,可却因为鸟儿的啄食还是失去了方向。虽然最终孩子们用智力与勇气取得了胜利,但是故事本身却弥漫着令人不悦的气息。如果当时他注意到了那份深入骨髓的绝望,会不会走向完全不同的结局呢?

孩子们为了生存留下路径,而万尼亚则是给了一个机会,找到他。

 

就这样沿着线索,跟着果子留下的路线,他到了一个大衣柜前。

基本可以确定这并不是神的闹剧而是熊孩子吃饱了撑的游戏,王耀打心底松了一口气,气也消了大半,可是看了这个不知放了多少年的柜子,他还是眉毛一抽。

看那灰尘遍布的是多么均匀,看那角上的蛛网织的是多么精美,看那飞蛾身上的图案……

任命般的,他屏住呼吸一把拉开了柜门。

一只巨大的黑老鼠跟他大眼对小眼款款深情,两秒后,吱的一声飞快跑走了。

很好。他笑了笑,优雅从容地拍了拍身上的灰,一转身看见了背后一脸纠结的小孩。

 

“你生气了吗?”

万尼亚小跑着跟在他后面,一边喘着气一边努力搭话,声音中还有几分辛灾乐祸的笑意。

他沉默着加快了步伐。

“那个果子,很好吃,呼,冬妮娅和娜塔特别喜欢,我每天摘给她们。”

“本来还想,带点花给你,但是,呼呼,天气太不好了,花也都焉兮兮的,呼,不好看。”

“明天,出太阳,就好了呢。”

王耀回头一把抓起喋喋不休的小孩,“待在这里别乱跑!”

看到小孩一脸惊讶的表情,他缓和了语气补充道:“你的眼睛,小心别人把你抓起来。”

万尼亚笑得特别灿烂,“你不生气啦。”

王耀愣了一会儿,偏过头道:“我没生气。你昨天才来,不适应我可以理解,但那个柜子实在太过分了,不能这样啊。”

“我没有,”小孩一脸无辜地憋着笑说:“我就在门后面,想搂住你,你冲着柜子就去了。”

王耀一下子红了脸,转头就走,步伐有些不稳但放慢了许多。

幽暗的长廊没有点灯,只有几扇圆窗被分割成五等分的扇形,带着灰尘的半透明的窗玻璃似乎是仅有的与外界的联系。

万尼亚将小手伸过来,一点点塞进他手里。

“我去做饭,你先回房间……等我。”

小孩停了下来,沉默着收回了手,看着他像要掩饰什么一般飞快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冷冽的光线穿过高高的窗,似乎也不愿在这里过多停留,只是极其吝啬地留下了一条路过的轨迹,不知道想证明什么。

 


    (4)

“万尼亚,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。”

“那个床太硬了,我不喜欢。”

然而我给他铺的绝对是世界上最舒服最软的床。

王耀微笑着,看着小孩抱着枕头赖在自己床上,还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。

“我敢以上帝之名担保,”他指了指床继续柔声道:“比这个舒服一万倍。”

小孩颠了颠,似乎权衡了一下,“好吧,可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“我不会过去。”王耀平静地回答。

“我的孩子,之前你可能和可爱的姐姐美丽的妹妹一起相拥入眠,但既然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必须对你负责,你得学会再独立一点。”

似乎没有意料到是这样的展开,亦或是中间的字眼使他受了刺激,小孩的目光一下子冷下来,嘴角却又向上抬高了几度。

虽然气压很低,但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再怎么生气也只能让人更想上去捏一捏。王耀努力维持着火光四射的对视,实在非常的幸苦。

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,小孩先垂下了眼,嘟起了嘴,小声说道:“可是万尼亚不想一个人。”语毕还可怜兮兮地偷瞟一眼,两颗紫色的大眼睛更像是缀满了泪光。

王耀面上不显,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。

小孩用白白嫩嫩的小肉手进一步抱紧了枕头,然后整个往床内侧缩了缩。

神啊,他原来是这样的么?

王耀坐到床边,表情莫名有些狰狞,手狠狠一伸像是要抓住小孩丢出去,却最终停留在他的头上。片刻后开始了蹂躏。

浅金色的发像上好的丝绸般柔软顺滑,配上万尼亚憋屈的表情更是令人爱不释手。无视孩子眼神的警告,王耀就像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执念般微笑着,最后温柔地将弄乱的头发一点点理顺。

这场关于住房的纠纷就以双方的牺牲告一段落。

 

午夜,明亮的月光洒在人们安详的睡颜,也驱散着肆无忌惮的梦魇,但这柔和的安抚显然不对所有人都有效。

万尼亚带着一身冷汗从床上坐起,浓郁的紫色双眸变成鲜艳的猩红,如野兽般散发着危险的光芒。

年轻的牧师平静地躺着,呼吸绵长而有序,长长的睫毛微颤,似乎还处于美好的梦境里。

小孩平复着呼吸,双眸也渐渐冷却下来,化为棕红的暗涌,最后变得澄澈透亮。黑夜里,他一直用看猎物的眼神盯着身边熟睡的监护者。

“你没有睡着,对吧?睡觉对于我们不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。”他笑了笑,用气音道。

月光笼罩着王耀,朦胧的光线缠绕着他比夜色更深的发丝,竟诞出一种神圣的感觉。

“本来以为有你在能做个好梦的。结果在哪里都一样,你说是吗,小耀。”

睡着的人放在被子下的双手不自觉地动了动。

静止的空气找回自我开始流动起来,依附其中的光线也有了不可察觉的颤动,执着的滞留更像一种自欺欺人的把戏,但已经发生的改变终究是无法回避的。

许久没有听到动静,王耀的手握了又松,还是没有睁开双眼。

他的身边早已空无一人。


TBC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3 )

© 蜂蜜buG | Powered by LOFTER